陆支传:一条在转述中苏醒的河流 | 组诗

陆支传:一条在转述中苏醒的河流 | 组诗原创 分水岭文友 35:20

菜花季

油菜花开得茂盛

田埂上

多年前的孩子有多年后的心事

阳光格外耀眼

眺望的母亲

像村庄举出的一座碑石

马堰河神秘地转弯

这些年

一直没有摆正身体

往事是遗忘边缘的死

落日之前

河水流得慢了

马堰桥呆立在霞光里

远处,几柱炊烟被风摁倒

四月有莫名的好感和善良

槐花让死亡

在人间过得很好

槐花让村庄

像个戴孝的人

清明

几天前,父亲和我商量扫墓的顺序

先是秋岗的爷爷奶奶,然后是北山的外公外婆

母亲在菜地小心地忙碌

乡下的风俗,清明必须吃韭菜

在收割之前,母亲最后一次施肥

父亲坐在门前的谷场边

那里可以看到田野、秋岗

稍远一点的马堰河

天空有几朵云彩飘来飘去

我们说出一些名字,准备说出另一些名字

像三个尽职的狱卒,在大赦的日子

将心中的囚犯,依次放出

马堰桥

野生薄荷的香气要大过

所有提神的药剂

我们在马堰河岸边的孤坟中

寻找过这种可以叫醒墓中人的植物

斑驳的星光下

马堰桥把途经家门的路,递过对岸

顺便递走一些

稍微长大一点的孩子

后来我们在远方,看到山顶上

那些体型硕大的风车

那是离天空很近的地方

后来归乡,看到马堰河岸边

也有这样的风车,我们猜想

是天空,向孤独的马堰河

俯下了身体

一路向下的河水,在这里

仅仅挣扎了一下

暮色中的马堰桥,破折号一样

向路人,解释了一个又一个秋季

一条在转述中苏醒的河流

一条河流究竟有多少令人担忧的

来路和去所

那些在夏季汹涌的河流

那些在秋天渐瘦的河流

父亲坐在秋岗的高处

指着远处的马堰河说

以前河水每年都会漫过马堰桥

淹没庄稼和岸边的孤坟

会从上游带来一些破损的家具

动物的尸体

父亲说着,抬起的指尖

仿佛残存有未尽的汹涌和无奈

地里的红苕已经开始拖藤

我和父亲坐在地头

落日照着我们,很久了

忘了流动

冬日

我曾在冬日的马堰河边

用雪花练习竹篮打水

乡村在此刻走到至简

白色的雪盖住嶙峋的土地

这恐怕是我今生

都不会放下的一件事情

以至于在多年以后

每一次冬日回乡

我都会到马堰河边走走

有时邀上女儿,有时邀上妻子

我没有告诉她们:

马堰河现在流得慢了

慢下来的河水,和我一样

有不忍挥霍的

爱和慈悲

马堰河

失眠的夜晚,是一场

迟迟不肯下注的赌局

离开的远了却不是因为距离

这些年,马堰河和我

都在一刻不停地练习消失

悲伤时汹涌一点

但大多数都很涓细

一些人站在河岸,一些云在天上

一些草在摇曳中枯黄

雨后,站在你曾经站过的地方

深陷的靴底

拔出新鲜的泥土

这使我看起来

像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虚像

天空中洪水退去

天际线一点点露出来

暗黑的积雨云后,射出

金色的阳光

到处都是流水声,少有的几个人

抬头仰望

露着鱼类的鳞片和尾鳍

原谅我,不得不说出这虚构的场景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献祭一生的漫长

只有这样,才能配得上

多年以前,我和父亲

一起站在马堰桥上,看大风

呼啦啦地刮过我们头顶

夜空

一碰到跌落的露水我就会想起

秋天的夜晚

无缘由的生命来去都那么透亮

马堰河藏在衰败的秋草后面

每滴流水都梦想有浩荡的归处

一条多么年轻的河流

现在,是否还有勇气

向夜空捧出心底的水锈

星星耽于河底

月光在水浅处

主动让出一片阴影

那个在夏天投河的女人

趁没人的夜晚等着重新回到岸上

——若有若无的生命

同样值得尊重

父亲和雪

剪掉间隙的时光

一场雪能下好多年

父亲在马堰河边划雪而治

河水流得极慢

田垄靠枯草塑身

雪来自更远的地方

落雪时

天空是一处倒置的悬崖

人间有了失重感

站在马堰河边的父亲

躬身,体会耳目失聪的过程

一场久远的雪,在父亲的村庄

有些雪落下,有些雪

还要飞一会儿

陀螺

需要一些眩晕

才能抵达,这无边无际的远

马堰桥腰身未老,阳光透亮

陈旧的伤感

木槿花般一年盛开一次

风吹时,在每一个薄霜初起的傍晚

尘埃倔强地呆在低处

如果我在此刻

取出身体里的硬物

一颗从童年旋转出的陀螺

会让秋叶,献出最后的掌声

雪森林

落雪的时候,马堰河变成

一片白色的森林

雪花和雪花缠绕的荆棘丛

北风弯腰

拾起最后几个脚印

我肯定见过天气晴好的马堰河

那里的河水,流着流着

就哽咽进异乡的咽喉

那里生长着水草和我

童年的坏脾气

感谢岁月,保留着我

一次次告别的权利

在落雪的河边

放下一生的养分

被夕阳,朽木一样放进

天空的灶膛

对岸

河的对岸不是河的前世

你指着几株闭合的含羞草对我说

天空在用尽那朵云之后

就不会再有雨

曾经在马堰河边

捡拾上流漂下来的瓶子

一条急着赶路的河流

其实没有太多可以述说的心事

那时候,我们努力地

向马堰河扔过更多的瓶子

而现在,天空的云朵渐渐散去

马堰河也变得细小

一些杂草正踮着脚尖

走到河心的位置

纸质报刊联盟

排名不分先后

热忱欢迎兄弟报刊加盟选稿

《安徽工人报》副刊 胡茂勇《安徽法制报》副刊 陶必福《东部》杂志 李明亮《贵港日报》副刊 高 瞩 《北海日报》副刊 庞 白《未来》杂志 王贤友《乡音》杂志 姚文学《曲靖日报》副刊 黄官品《东方文学》杂志 付 力《旅游散文》杂志 张昌爱《皖西日报》副刊 流 冰

本刊编辑

赵克明 戴晓东 庄有禄 王明军 庆 红

项 宏 苏 恩 李同好

值班编辑 戴晓东

美术编辑 杨文民 戴 剑

陆支传,安徽六安人,建筑工人。有诗歌作品发表于《诗刊》《人民文学》《草堂》《诗林》《星星》《诗探索》《安徽文学》等。入围第二届、第五届《诗探索》中国诗歌发现奖;第三届春泥诗歌奖;第九届、第十届红高粱诗歌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素泡屋 » 陆支传:一条在转述中苏醒的河流 | 组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