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甄盛林:那些年的冬天

记忆│甄盛林:那些年的冬天原创 甄盛林 25:00

窗外的寒风像奔驰的狼群,有的咆哮而过,有的狠狠拍打着窗户,想钻进来,掳走仅有的几丝暖气。一个留着平头的瘦小的孩子在被窝里恋恋不舍,不肯起来。

这就是童年的我,二十多年前趴在炕头上的我。

再不起来,我就凉你去了啊。哥哥张开“魔爪”向我的被窝大举进犯,我小乌龟似的缩进了被窝深处。忽然脚底一凉,脚又立马往回缩,我碰到了早已由热转冷的瓶子。瓶子是用过的输液瓶,晚上临睡前往里倒进热水,放入被窝,用来暖被窝的。

妈妈深知我的小心思,拿起棉裤到灶火膛口烤火,将棉裤烤得暖烘烘的。好了,趁热乎劲儿穿上吧。我以猪八戒吃人参果的速度穿上了棉裤,棉裤棉衣里蓄的棉花厚厚的,穿上身走起路来,像头小狗熊。

匆匆吃了妈妈做的棒子面拿糕就酸菜,一路小跑来到学校,走着太冷,教室里的煤火旁早围了几个同学,晚上煤火灭了,他们正在用干草棒子芯生火。火没怎么冒出来,浓烟倒是弥漫教室,呛得众人纷纷逃出,咳嗽不止。

还是等小煤球吧,他有招。小煤球因为面赛锅底,人送外号小煤球,别看他貌不惊人可心灵手巧,上树能掏鸟蛋,下河能摸泥鳅,夏天能捉蝉,冬天能生火,是公认的模范“火夫”。果不其然,小煤球一到,瞅了瞅煤火台撇了撇嘴,你们这是生火哪还是生孩子,添这么多木头,得等火旺起来才能放木柴,懂吗?我们几个一边跺脚一边点头,技不如人就得学会谦虚。不一会儿,火苗子窜了起来,映着我们冻得发红的小脸蛋。

寒冷是最可怕的惩罚。冬天,我是最老实的,个子矮成绩凑合得以占据第一排,那儿离煤火最近,是教室的温带。有些不识时务犯上作乱者,碰上班主任老疙瘩气不顺,往往就被发配到教室外面,畅饮西北风,保准让你心惊胆战全身乱颤。

老疙瘩是个民办老师,个子不高,满脸小疙瘩,村里人就唤他老疙瘩,他个子虽小但走路非常快,跟踩着风火轮似的。老疙瘩赏罚分明,他的奖品就是炒黄豆。煤火上搁一个大铁勺子,放几粒饱满金黄的黄豆,不一会儿,那香味儿就钻进了鼻子,勾引得馋虫们纷纷出洞,争先恐后地往上跳腾。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大家的学习积极性犹如火山喷发,一发不可收拾。答对了问题,赏你一粒。嚼在嘴里,美在心里,香!那炒熟的黄豆在牙齿的合击下碎成粉渣,粉渣在舌头的太极推拿里来回踱步,来之不易就要反复品味,哪能让美味轻易越过嗓子啊。

那时候的冬天比现在冷得多,没有什么空调暖器,有个煤火也带来不了多少暖意。雪花飘飞的时候,我的心也跟着飞起来,可妈妈总想把我限制在炕头上,还打开收音机,让我听单田芳的评书。她是怕我的棉鞋沾雪时间长了受潮,我才不管这些呢,听,外面的伙伴已经开始撒欢了。趁她抱柴火的空档,我溜了出去。

冰天雪地大有可为大有可玩,虎子坐着家长制作的冰车滑冰,乐乐在背后用力猛推,他双手拿棍子划拉助力,冰车如箭离弦,势不可挡,有时来不及拐弯撞在人身上,人仰车翻,可他爬起来依然乐不可支。打雪仗就更激烈了,小文抓起一把雪,团成一个雪球,嗖地扔出,不分敌我,看见谁扔谁,转往脖子那儿打。中弹者小冲不服气,手拿雪球杀来报仇,不想背部又中一弹,他回头一看,好多人都在哈哈大笑,不管三七二十一,投将过去,于是混战在一起,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林子,回家吃饭了!妈妈在大门口喊我,我不敢恋战,只得鸣金收兵回家转。回到家,我又面临另一场战争,妈妈开始审讯我。不是说了吗,不让你出去,你看,鞋都潮了,你就等着穿冰鞋吧……

爸爸拿起我狼狈不堪的棉鞋笑了笑,没事,煤火上烤烤就干了,男孩子就得野蛮点,哪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还是爸爸深明大义,理解万岁!我朝爸爸敬了一个军礼。他拍了我一下,还不去炕上窝着去,我给你烤鞋。他一边烤一边捂鼻子,怎么这么臭?

身为农家子弟可不能一味贪玩,遇到晴好天气还得去野地里搂叶子,捡干柴。一年烧火做饭用的柴火得在冬天备好,我和哥哥起早贪黑搂的叶子都堆成了山,爸爸还是摇头说不够。那个灶火门像个鲸鱼嘴,好像永远填不满吃不饱。

一个人干活叫受苦,几个人就会想出很多乐子。将叶子塞满篓,小伙伴们就开始制作美食了。小强拢起一堆干柴,用火柴点着,熊熊的火焰烤得我们脸上都冒汗珠子,当然最令人兴奋的是正飘出香味的东西。火堆里最常埋的是红薯,别的东西很容易被烧糊,味道也没红薯香甜。

火渐渐熄灭,哥哥用棍子拨开碳灰,露出了外焦里嫩的烤红薯。他拿起来,哎吆烫!俩手反复掂量,稍微凉一点,就掰开来,来!兄弟们,大块吃红薯。这红薯软绵绵嫩乎乎的,入口有点烫,大呼几口气再吞咽下去,肚子立马暖和了。吃着吃着,我看小强嘴边黑黑的一圈儿像胡子,忽地笑了。你个黑李逵,你个黑老包,我俩张开黑手互相化起了黑脸妆。

2017年的雪花飘落下来,我想领儿子出去堆雪人打雪仗,楼里总感觉像个鸟笼,憋闷。可是儿子正快马加鞭做作业,好不容易作业完工了,他又拿出了姥爷买的手机,爸爸,我的游戏玩到第九关了。 妻子也淡淡地说,外面太冷了,怕孩子冻感冒。

我叹了一口气独自出门,抓起一把雪又匆匆撒落,怕人笑我孩子气。我们那个寒冷而快乐的童年过去了,一去不复返了,我怀念它,像怀念一个久别不能重逢的朋友。

甄盛林,河北保定人,80后乡村教师。曾在《演讲与口才》《思维与智慧》《保定日报》《大庆晚报》《北京文学》、《齐鲁文学》《唐河文学》《椰城》《西部散文选刊原创版》等纸刊发表作品。写作追求真情实感,关注现实之痛,体味草根之苦。认为好作品的标准就是三个字:真善美。情要真,心要善,文要美。自勉诗:半哭苍生半笑己,不负年华不负卿。

亲情│来也:我给父亲留作业

征文 | 张之:毛坦厂行吟(组诗)

征文 | 余小鱼:慢悠悠的古镇

公告 | 特色小镇征文入围作品公布

美文 | 顾坚:都是鸡蛋惹的祸

叙事│邱晓鸣:说老李

美文│吴孔文:布衣 . 地气

叙事│王琼丽:离婚要趁早

读者、作者须知

【叙事】可读性强,以短小说为主。

【散文】接地气的随笔、抒情、游记等。

【记忆】人事、村落、风俗和老手艺等。

【评论】见解独到。文艺评论包罗万象。

【诗歌】拒绝无病呻吟、晦涩难懂。

【传奇】扣人心弦,无论古今皆欢迎。

可以是见诸报刊作品,但必须未在其它微信平台推发过,篇幅3000字为宜,特别优秀之作可连载。请反复检查,杜绝错别字。所有来稿文责自负。

投稿:作品 + 个人简介 + 个人照片

投 @qq.com 专用邮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素泡屋 » 记忆│甄盛林:那些年的冬天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