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孟学兵│乡村叙事

刘涛:孟学兵│乡村叙事原创 分水岭文友 38:00

建国初,江淮地区盛传“毛人水怪”出没,说这种怪物浑身是毛,专门挖人眼扒人心,搅得村里人心惶惶。孟学兵刚从朝鲜战场负伤回来就碰到这事,他迅速组织村里青壮年巡夜,不久在树林里抓到了一个国民党特务。这个特务将皮棉袄反穿,腰里别着手电筒,夜间穿梭在山林里装神弄鬼。公审大会上政府表扬了孟学兵,会后河滩上多了一滩血。

没几年孟学兵又带人在村南边河上修了一条拦水坝,当时皖西各地都在贯彻着毛主席“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孟学兵又得到了上面的嘉奖。村里人喜欢干顺水人情的事,把拦水坝取名为“孟家坝”。

五十年代末农村搞大集体的时候,孟学兵高票当上了生产队长。此后无论国家政策如何调整,他都能稳坐钓鱼台,真正算得上“不倒翁”。在那个年代,他有一套安身立命之道,那就是一切行动听指挥。中央调整农业政策的时候,他组织生产队发展生产,破四旧的时候他带人上山砸道观,文革的时候他带红卫兵整人。老百姓也跟着稀里糊涂,眼看着孟队长“起高楼宴宾客”。不知是谁编了一个顺口溜,“小包车,亮晶晶,里面坐着孟学兵”,那是他一生中最风光的时候。

八十年代初裁撤公社大队,孟学兵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自然就下台了。他一辈子争强好胜,历次运动中又整了不少人。许多怀恨在心的人开始散播他的坏话,有人说他跟哪个寡妇在稻草堆里睡觉。不过睡觉是你情我愿的,人家寡妇都没说啥,别人也不好多说。真正让人气不忿的还是因为钱的事,人们都说方四爷的洋钱是孟学兵偷走的。

村里人常说拿亏心的钱会遭报应,因此有人幸灾乐祸的说:“孟学兵自己一辈子精明能干,把下辈人的头脑都用光了!”更有人说得有鼻子有眼睛,说牛栓新婚之夜竟不知道干什么,愣是自己蒙着头睡了一夜。

牛栓是孟学兵的独子,憨厚老实。据说在六七岁的时候,孟学兵把他双手伸直反绑在一根竹扁担上,大门留一个刚好侧身可以通过的缝。谁知牛栓被关在屋里一整天都出不来,手腕被绳子磨出了血,鞋底也磨破了洞。气得孟学兵直骂娘:“你到底是谁的种?怎么一点都不机灵?”

九十年代孟学兵病倒了,牛栓拉着他到医院看病,在一个下坡拐弯的时候,架车侧翻在路旁的水沟里,所幸二人并无大碍。孟学兵忧心忡忡,一路不语。

检查完之后,孟学兵斜靠在走廊的墙上等结果,看着不远处的巷口有家牛肉面馆,灶台上正热气腾腾。牛栓从科室里出来了,低着头不说话,脚尖在地上来回的磨。孟学兵转身轻声地说:“俺爷俩趁亮回家吧,我来的时候就知道结果不好,摔倒的地方过去叫马滚坡,我就是属马的,马滚下了坡不死也得残。”

在街角水果摊前孟学兵喊住了牛栓,掏钱买了点香蕉。回来的路上,孟学兵的话倒是变多了,“当年方四爷回村时我还是个小孩,他说在蚌埠大街上卖的有种黄皮的洋茄子,它的皮扔在地上都能香半里路,那时我就想着能有一天吃上一口洋茄子叫我死都愿意,现在吃了倒觉得平常。”

孟学兵嘴角挤出一丝生硬的苦笑,“牛栓啊!你说我一辈子争来争去,什么都不让人,现在细细想想看,我一辈子得到了什么?就临死前争到了一口洋茄子吃。”在前头拉车的牛栓没有吱声,小心翼翼地拉着车上“马滚坡”。

最后一段时间孟学兵的头脑依旧很清楚,提前请先生在胡大凹(山名)找了块向阳的地,他说自己在朝鲜的时候最怕冷。他恨不得交待好所有的事,“你要跟媳妇好好过日子知道吗?”“做人还是要老实,吃亏是福记住了没有?”牛栓在旁点头不语。

五月端午那天的傍晚,孟学兵吵着要吃粽子。白花花的粽子蘸上了红糖,他刚吃两口就摆手不吃了。他招呼家人过来有话要说:“俺孟家就一根苗,以后要是小牛栓出世了,记得一定要告诉我……我才能闭眼……”声音越来越小,一滴浊泪从眼角无力地滑落。有懂风俗的亲戚叫牛栓下掉床上的蚊帐,也有明白的大婶用胳膊肘拐了拐牛栓的媳妇。

“俺爹,你放心的走吧,我会争气……”牛栓媳妇快要泣不成声。半夜村里响起了爆竹声,噼里啪啦的一阵就结束了,没有听见后面的大坠子响,大人们都知道这是报丧的习俗。有人在被窝里小声地嘀咕:“呵!他没带点洋茄子给方四爷尝尝吗?”惹得媳妇一顿臭骂,“人都死了就别废话了,快点干正事。”

三仙山,相传是《封神榜》里赵公明的三个妹妹修炼的宝地,从唐朝以来就香火不断。冬天趁着农闲,村里人重修了道观。有人撺掇着牛栓媳妇出钱,说三仙山上的送子观音最神灵,这个女人毫不犹豫地掏出了五百块,引得村里人啧啧声。牛栓又挑了一千块砖,他干活最老实,从山脚挑到山顶,一趟来回要小半天,竹扁担磨破了肩膀,胶底鞋也磨破好几双。

第二年初春,三仙山顶上的雪已融化,露出了庄严肃穆的道观。太阳照在胡大凹的每一个角落,坟头上几株野草顽强地钻出干枯的泥土。牛栓点燃了挂在树枝上的鞭炮,噼里啪啦地舞动着红色的身躯,后面几颗大坠子嘶声力竭地响彻山谷。响声飞掠过山坡上板栗树的枝头,抚摸着山脚下一排排整齐的茶树,夹杂在潺潺的溪水中流出山谷,在孟家坝打个小盹儿,最终流入淮河,告诉那远在天边的故人。

刘涛,金寨人,90后,现为六安二中河西校区老师。写作新人,工作之余瞎写打发时间。

文友热文

张殿兵:天意│叙事

洛款款:烈日炎炎│叙事

邵有常:一包假烟│亲情

袁有江:我的情人│唯美情色

朱炳南:爆竹│新年话题

胡传永:傻贱萌者王亚哈│人与动物

徐贵祥:冬天里的春-鸟儿在歌唱│特稿

晓晓:密码的秘密│主编推荐

朱寅:乌龙巷│年少记忆

陈斌先:寒腔(1)│小说连载

黄圣凤:母校.恩师.人生路│感动岁月

朱迎兵:不如做条狗│情感叙事

王俊:三十元钱│亲情

丁迎新:儿啊,别让娘等│情感叙事

吴孔文:掌灯│美文有约

高峰:相亲│记忆

戚佳佳:影子│情感叙事

随笔│袁有江:潘金莲的影子

《分水岭》团队

散文随笔编辑:赵克明 庄有禄

小说故事编辑:戴晓东 戴 剑

@qq.com

诗歌编辑: 王明军 庆 红

@qq.com

文史类编辑: 冯 文 李同好

@qq.com

统稿及美编: 苏 恩

读者、作者须知

可以是见诸报刊作品,但必须未在其它微信平台推发过,篇幅3000字为宜,特别优秀之作可连载。请反复检查,杜绝错别字。所有来稿文责自负。

投稿:作品 + 个人简介 + 个人照片。投以上各邮箱或 @qq.com 邮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素泡屋 » 刘涛:孟学兵│乡村叙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