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菊:心峻仿处 | 亲情散文赛

李彦菊:心系一处 | 亲情散文赛原创 分水岭文友 20:00

收录于话题

#“亲情杯”散文大赛(第1辑)

的图片

真没有想到,我是以这样的方式在汉中娘家过了一个超长假期。

截止到4月1号,我已经从婆家武汉离开82天了。

  汉中和武汉,共饮了一江水:汉江的源头在汉中宁强县,汉江的江尾在武汉汉口。疫情在我的婆家武汉爆发,娘家汉中却没有排斥我,这令我分外安心。

  下午17点,趁着两个孩子上完网课的机会,我们跑到二十里外的汉江湿地公园来玩。

  这个地方是我第二次造访。第一次还是和二少2018年春节时来的,她骑自行车载着我,单手掌把,玩帅,我在后边手舞足蹈。到了,下车,锁好,我手里转着钥匙圈,跑到江边,低头往下看,好绿的水呀!一眼晕,叮当,车钥匙掉下去了。

  这次我和老爸,慧慧各骑一辆摩托车,分别载着老妈,两个侄女和我的小狗一起来了。说实话,江边没什么看的,但是,因为呆在家里太久了,非常想武汉的家,所以,慧慧专门带我来汉江边找长江的感觉。

  花六十块钱租一只船,浅瓢似的,在水里动荡不安,吓得我心惊肉跳。一边看一边想这水是怎么回事呢?看着跟绸子似的,却内里有风,内里有火,不好惹。

  江风有点大,玩了不到二十分钟,妈催着赶快上岸。于是停船付款,但是,突然发现,我和慧用手机拍照片太多,导致手机自动关机了。这可怎么好呢?正在这时,但见老爷子拿着手机扫了微信码,从容淡定的按了指纹后付了款。

  惊得我半天没回过神来。天哪,老爷子居然会用微信付款了。

  老爹七十岁,和共和国同岁,他上过几天私塾,识文断字,是我们村有名的文化农人。

  爹和娘的老年生活着实令我放心,老俩口开心时,就来汉中的弟弟家住几天,城里住烦了,就回老家找老头老太太打打牌逗逗趣,爹上网,娘就坐在一旁指挥,你问问彦菊他姨父,咱们村东的那块地能种菜不?再问问彦菊她小姑,问她近期有空来汉中玩吧?汉中已经解封了,让他们都来玩。娘说的太快,而且她经常是找了这个人,然后又扯到那个人,爹打字速度跟不上,有没有办法同时跟许多人聊天,老头急了,火了,就说,你这老太太,我说,你来打好了,听着他们吵小架,我有些好笑!

  经过汉江湿地大桥时,我爸说,这个地方跟彦菊他们武汉的马影河一模一样呀。我妈补充,连这些楼房都是一模一样的。

  我微微一笑,不说话,一瞬间,眼前的汉江湿地和纱帽的马影河合二为一了,我分不清哪是哪,谁是谁,继而眼里一热,有泪悄悄滑过。

  我妈悄悄撞了我爸一下,老爷子抱着手机说:“今天主席又去武汉了,做为国家最高领导人,人家去了一次又一次,真的非常不简单,我今天看了主席的讲话,说是要在加强防控的前提下,采取差异化策略,适时启动分区分级分类分时,有条件的复工复产,你们公司开工也快了,别急,好好住在家里,再说了,你们公司也挺不错,2月份没有上班,也发了工资。”

  我还没说话,上高一的大侄女李兰心说:“爷爷讲话内容我们班都看了,里面有一些关键词:积极向好变化,阶段性重要成果,初步实现目标,依然艰巨繁重……”

  “果然是后生可畏呀,真心不错”,我由衷的赞叹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主席说武汉人顾大局,识大体,武汉是座英雄的城,武汉人是英雄的人。”

  李兰心突然顽皮的抱住了我,她身形非常高,一下子就把我抱离了地面:“老姑,你是不是感动的一塌糊涂呀!”她像小时那样,歪着头,贴住我的脸。

  吓得我妈狠劲喊:“兰心,兰心,赶快把你姑姑放下,她这么瘦小,有上了年纪,被你弄坏了。”

  慧慧一下子笑出来了声:“小心,别把你姑姑玩坏了。”

  我也顽皮了一下,回抱了李兰心,携了她的手转着圈圈,唱着跑调的歌:黄鹤楼的诗,烂熟在嘴巴,多少次我低头默念呀,只准自己骂,只许别人夸,我爱的武汉呀!

  老爷子趁着我们不注意,居然把我和李兰心疯闹的场面拍成了抖音丢在了家人群。

  我弟弟留言:我的神呀,这年头,连老头老太太都这么厉害了!

  我大哥留言:老爷子拉风!

  我堂妹留言:咱们家老爷子这是与时俱进呀,为他点十百个赞!

  慧慧边读边笑。我们齐夸老爷子聪明,这么快就学会了微信付款,学会了拍抖音发朋友圈。

  老爹说:这有什么,只不过是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攒罢了。

  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攒,我回味爹说的这句话!

  能够做到“心系一处”是一种智慧。这种智慧不是一意孤行的固执,而是繁华过后的觉醒,不是缺乏思想的单纯,而是一种去繁就简的境界。试想,一个人的一生假设能活到80岁,也不到3万天,除去睡觉、吃饭等闲杂时间,可利用的时间所剩无几。倘若在这短短的一生之中再左顾右盼,走走停停,又会留下多少清晰的脚印呢?只有那些真正心无旁骛的人,才能够站在人生的高处,尽览无限风光。愚公荷锄移山,终得天帝相助;达摩静坐参禅,石壁为之感化。在这里,“心系一处”变为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任何艰难困苦,在它的面前都会变得微不足道。是的,当你位于人生的低谷,“心系一处”会让你学会坚持,带给你重振雄风的希望;当你处在事业的巅峰,“心系一处”能带给你一份清凉,让你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

  然而,爹的一番话,却令我又蠢蠢欲动起来,像是这样蓝汪汪混沌一块的天和地,我静默地站在这里,让人看了,想了,想说些什么,却想不起该就些什么来。一刹那心里很空,很远。

  《封神演义》里一个片段: 纣王问云中子:“先生从何处来?”

  云中子:“心似白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西。”

纣王发难:“云散水枯,汝归何处?”

  云中子从容答对:“云散皓月当空,水枯明珠出现”。

  云散不是没有收梢,水枯不是至于绝境。云破月来,水落石出,看似的困顿转化成另一种新生。怀一份洒洒落落,云水襟怀,从现在起,我准备当一只快乐的蚂蚁。无所谓得,也无所谓失。我只是用我的笔记录一段隐微的心程历史,或某个瞬间的照影惊鸿。

  回到家里,武汉那边的园区管委会传来消息,复工申请已经收到,只要达标了,会依次上门检查。紧张着,我再去打湖北健康码,突然惊喜起来:我的健康码变成绿色了!

  恩,好消息。春天真的就这样来了。以为冬季还会很长,收敛了心性。很快有了春的消息,也不过须臾之间。

  灯火下,一个喜悦如莲的女子,心情散淡,眼角眉梢间,有情,有义,有爱。如果你恰巧坐在我身边,我会说:嗨,原来你也在这里呀。

本刊编辑 赵克明 戴晓东 庄有禄 王明军 庆 红 项 宏 苏 恩 李同好值班编辑 赵克明美术编辑 杨文民 戴 剑

李彦菊,网名静月清荷。武汉市作协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现定居武汉,系质量工程师。有作品发《作品》 《花城》 《广东作家》 《 武汉作家》 《长江日报》 等省内外杂志报刊,偶获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素泡屋 » 李彦菊:心峻仿处 | 亲情散文赛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