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军:九棵树 | 姚李征文

的图片

初秋的洪山岭上,九棵楝树在风中摇曳着,浅黄渐红的楝叶下,覆盖着一粒粒橘黄的小楝果。它们在楝叶精心呵护下,渐渐地成熟变为果实。

岭下,冬梅和夏菱正帮弟弟张罗着贴喜字。今个是家根的大喜日子,一大早就被影楼的老板娘叫去化妆,这影楼是大姐桃花开得,桃花姐说今天要把弟弟打扮酷帅酷帅地,让弟媳眼都看直。家根说,大姐,我有那么好看吗,还弟媳眼都看直。估计是我眼都看直了吧。嘴上这么说着,家根望着镜子里的人模狗样,自己很满意!捋了捋比昨晚皮鞋擦得还亮的头发。美滋滋地看着别在胸前的那朵红花。红花下那两个字“新郎”,让家根眼噙泪花,想起逝去二十六年的母亲,心里顿生遗憾。是父亲和三个姐姐让他有了今天的好日子,他感谢大姐是丫头,二姐是丫头,三姐是丫头,所以有了家根。可有了根,叶枯了,娘殁了。

洪山岭上那九棵楝树,是家根娘种的,父亲说,家根娘喜欢苦楝树开花的样子,她每年都在岭上种一棵苦楝树,连续种了八年,生下了三个丫头,直到种第九棵楝树时,生了家根。可由于产后大出血,丢下家根走了。家根出生未及见娘一眼,娘就走了。洪山岭的村民们每天上镇上去,来来往往地都望着那九棵苦楝树,故事也越传越远,渐渐地“九棵树”就叫出名了,后来重新规划编修时镇里就启用了九棵树村。

话说家根化好妆,新买的越野车也在大姐影楼贴好了红花,他一路驾驶驰奔着,路过九棵楝树时,他打开车门,轻轻地走到九棵楝树的中央,跪拜着母亲的墓碑说:“俺娘,根儿今天要结婚了,大姐给根儿也化了妆,娘,根儿好看吗!娘,您高兴吗”。一直在风中摇曳的楝果,此刻忽然掉落几颗下来,也算是娘回应了根儿的报喜,瓜熟蒂落,娘放心了。

家根是个聪明的娃,在三个姐姐的资助下,上完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当上一家国企工程师,媳妇捻月是家根的大学校友。

后视镜里渐行渐远的九棵树,模糊地消失在家根的眼前……

来年仲夏,九棵苦楝树,开着细碎的小花,素雅而宁静。没有清香溢出,只有淡淡的苦涩,含孕着秋的果实。风中裹送来一首童谣,荡漾在岭上……

小木碗转悠悠

俺上姥娘家过一秋

姥娘疼俺,舅妈瞅俺

舅妈舅妈您别瞅,楝子开花俺就走

骑白马带红缨,到家学给俺娘听

俺娘单骂你个老鸹精

树下,一个男童仰望着苦楝花说:“爸爸!这是奶奶的九棵树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素泡屋 » 明军:九棵树 | 姚李征文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