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立柱:点亮老油灯│生活故事

毕业多年的赵同学向我诉苦,在单位里勤勤恳恳多年,自觉小有才干,但总名不见经传,像一盏点了多年的油灯,越点越暗淡。我详细地问了问,想了想,就给他讲了油灯的故事。

小时候,晚上在家学习点的煤油灯,带玻璃罩的那种,点着点着,就暗了。我以为是油枯了,仔细一看,油还有大半盏呢。我将灯芯的旋钮扭了扭,灯豁地一下子亮了许多。这是所我知道灯亮不亮的最起码的常识,一看灯油,二看灯芯。

可是,点不多时,灯又暗了。油仍然有,灯芯也扭得老多。我没辙了,只好求助妈妈。妈妈拿来一把剪刀,取下灯罩,打开灯碗,朝灯芯上“咔嚓”一剪,再扭长灯芯,卡上灯碗,罩上灯罩,灯又豁然而亮。原来是灯芯头上的黑焦遮住了亮光。我又懂得了使灯亮的另一个诀窍。

就这样,点了好一段时间,灯又不太亮了。以上的法子试了个遍,可还是不灵。我只好又向妈妈求助。妈妈看了看,笑着说:“这灯罩黑得像锅铁,怎么能亮?明儿白天把灯罩洗干净就行了。”第二天晚上点灯时,发现灯罩透亮。点亮灯,光从玻璃灯罩里射出,像是妹妹那闪亮的眼眸。我又知道了,灯不亮,不光赖灯油,赖灯芯,还赖灯罩。

爸爸见我总是唠叨灯不够亮,随手从泥墙上扯下一张年画,从中间撕了个窟窿,反扣在灯罩上。啊,我的书上一下子像照进了一轮太阳!我不禁敬佩起爸爸的神力!

有一天,爸爸更奇怪,把墙上的年画全扯下来,又找来一些白纸,反贴在墙上。墙上像是粉上了白石灰。我问爸爸为什么。爸爸说:“你等着瞧吧。”晚上,灯一点,豁!满屋子的光,真像大白天似的。

就这样,我总结出灯亮的四大绝招:上足油,扭够芯,擦亮罩,粉白墙。渐渐长大,我更悟出:灯亮,不仅在于灯,还在于灯外的罩和墙。

后来,我们家通了电,盖了砖房。用上了白炽灯、莹光灯,墙面粉得雪白,晚上点灯真如白昼。但我明白,灯亮的理儿没变。

听着我讲述的油灯的故事,赵同学若有所悟,说:“我知道怎样点亮我这盏‘老油灯’了!”一句话说得我们哈哈大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素泡屋 » 杨立柱:点亮老油灯│生活故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