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牌上的人生-意外剧情〈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评价

的图片

电影最有趣的地方在于,明明几乎每个角色都是脏话连篇,互相争执,不让对方,不过故事发展到后来,观众反而会因为人物之间的温柔而感动,常言有道,由爱生恨,《意外》却硬是反了过来,恨是起点,然后诞生出真正的爱。

《意外》的故事发展在密苏里州,一个虚构的艾比镇,我认为《意外》之所以选择密苏里州,是源自于2011年白人警探当众枪杀黑人嫌犯史密斯(Anthony Lamar Smith),最后却判无罪,那些善恶的道理我们懂,但如果加上“种族”、“性别”以及“国家”,是否心里还能够有那把道德的尺?

这就是《意外》的迷人之处,蜜儿芮德(法兰西丝麦朵曼 饰演)风格剽悍,草根性十足,她是底层白人阶级,自然不懂那些白人的歧视何在?狄克森(山姆洛克威尔 饰演)警探恣意而为,充满歧视,性格无礼,讨厌黑人,称呼阴柔的广告店老板威尔比是娘炮Pussy,狄克森与母亲一样,自怨生错了年代,曾经只要我们是白人,我们就高人一等,却永远时不我予。

听起来很悲剧,拍起来却不是,电影第一幕让广告店老板威尔比看著欧康纳的经典短篇小说《好人难寻A Good Man Is Hard to Find》,随即带出蜜儿芮德的悲剧过往,她的女儿惨遭性侵轮奸后虐杀,找不到凶手,只好加诸给警方压力,期许能早日还她女儿一个清白。

蜜儿芮德生活单纯,但她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好人难寻”。

《意外》接下来从这三块广告牌开始,精彩轮转了这社会几乎所有的恶行,蜜儿芮德的前夫会家暴,狄克森会刑求黑人,神父被指责虚伪,军人受到国家豁免,隐私能够不被曝光,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侏儒詹姆斯,而他在最后一刻爆发,批评蜜儿芮德的虚伪;另一个则是看似怯弱的威廉警长,他其实是最能够正视灾厄,坦然走向终途的斗士。

蜜儿芮德当然知道威廉是好人,即便她多次批评威廉。不过当她与威廉警长争执时,眼见威廉突然吐血,她慌张失措,锋芒全都收起,第一时间只想要赶快找人来帮忙。

 

威廉警长是改变全部故事节奏的人,他很幽默,用他的“暴力”改变一切,改变了背叛与虚伪,之后不忘帮蜜儿芮德出钱租借广告牌,在所有人都把狄克森当作头痛对象时,他却写信鼓励狄克森的美好,坚信他的本质是善人。

然后恶人就会慢慢变成善人。

蜜儿芮德在经历一切失落后,回想起她最后与女儿所说的话,竟然是“我希望你在半路被强奸I hope you get raoed on the way”,她不断自责,但这种话又能跟谁说呢?更何况她又是那么硬脾气的人。

电影里面看似最笨的人说出“愤怒只会招致更强烈的愤怒Anger begets greater anger”之后,一切泰然,蜜儿芮德拿起酒瓶走向不负责任的前夫与他的年轻女友,正当所有人以为要开打,她却拿下酒瓶,要求前夫必须好好对待那女孩。

狄克森其实也不是坏人,他跟随威廉警长,坚信警察的价值,这让他最后在找到嫌疑犯时,为了顾全大局获得证据,不惜让自己被打得面目全非,也要获得证据。

《意外》诚如其名,人总是在“意外”中,慢慢学会温柔的。

正当凶手下落不明,始终不对盘的蜜儿芮德与狄克森却选择搭上车,离开艾比镇,为了那虚无的正义,总是必须要向前走的。

我们是怎么懂得爱的呢?从对一个人愧疚及亏欠开始,就想要去找寻救赎。

喜欢《意外》的不只是演员的精采演出,故事结构扎实,也要推崇选歌完美,那首〈Last Rose of Summer〉出现两次,源自于德国歌剧《玛塔》,里面的歌词非常动人,也很适合这部电影,是故事里的完美注脚。

“不久后我也可能追随朋友而离去,
当友谊渐渐消逝,
像从绚烂如爱的光晕中,
掉落的宝石。
当真心逐渐枯萎,
爱人也已经逝去,
谁还愿意留在,
这荒凉的世界里孤独。”

So soon may I follow,
When friendships decay,
And from Love’s shining circle
The gems drop away.
When true hearts lie wither’d,
And fond ones are flown,
Oh! who would inhabit
This bleak world alon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素泡屋 » 广告牌上的人生-意外剧情〈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 〉评价

赞 (0)